奇書小說網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誅心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誅心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boardkor.com,移動版m.qibookw.com。爲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京師突然出現如此大案。

    順殺人就殺人的主兒,而且現在位高權重,如日中明朝中有某些位高權重的大臣在保護自己。而在其他地方,定有許多人不希望自己死。

    因而,他底氣更足。

    甫一落座,不等主審官開口,便道:“荒謬!”

    主審們面上大抵是……你又來了的表情。

    劉輝文肅容道:“祖宗之制喪盡也。自弘治十五年起,朝廷的諸多國策,都是荒謬至極。下西洋,靡費了多少人力物力,帶回來的金銀,卻引發了物價齊漲,這對我大明,有什麽好處?可是……這都是爲了一己私利啊,需知下西洋所得的土地,大多分封給了似齊國公,以及諸宗室,這些……于百姓有何利耶?”

    主審們默不作聲,今日難得的,他們都沒有打斷劉輝文。

    劉輝文大義凜然道:“名爲我大明,這是開疆拓土,可是花費了如此多的錢糧建造艦船,多少百姓妻離子散,骨肉分離,只爲了齊國公和宗室們的封地,這萬裏之遙的土地,要之……有何用?大明之患在于人心,在于教化,而非這些好大喜功之物。罪官自入獄以來,困于鬥室之中,這些日子,念及這些年大明的變化,實是痛心疾首。”

    “聽說那齊國公……竟是喪盡得很投入,說到這裏,他甚至痛心疾首的捶打著自己的心口。

    其實……劉輝文很清楚。

    這是三司會審的欽案,陛下對這個案子,一定是格外的關注,既是會審,那麽詢問的筆錄,一定會送入宮中去。

    與其說劉輝文這些話是對著主審官們說的,倒不如說,劉輝文這是借著這會審,來向皇帝勸谏。

    當然……直言勸谏,又有另一層更深的意思。

    朝中只怕有不少人,希望看到這個局面。

    有些話,他們不便說,也不敢說,卻借著劉輝文之口說出來。

    可聽到此處,那主審官卻覺得尴尬,終于忍不住道:“好了,你不必再說了。”

    劉輝文冷哼一聲,道“有何不敢說,此仗義之言,,我爲罪官,今不說是死,說也是死,今死大義,足慰平生。那黃金洲……”

    “夠了!”另一個審判官亦是忍不住了,喝道:“你不要忘了,你是罪官。”

    劉輝文中氣十足的道:“老夫沒有忘。”

    三個主審相互對視了一眼。

    這個家夥,比自己還凶啊。

    于是,三人各自露出了意味深長之色,其中一人道:“來人,先將人犯押下去,一個時辰之後,再過堂審問。”

    差役們聽罷,先押著劉輝文出了中堂,劉輝文卻是得意洋洋的樣子。

    只是不知此時外頭如何了,想來……已有不少人開始暗中營救了吧。

    這大明,終究還是要在乎清議的,哪怕是。”

    劉輝文心裏說,這獄卒,莫非是想要索要賄賂吧,哼,敲竹杠竟敢敲到老夫的頭上。

    他板著臉,值得玩味的道:“不該說就別說。”

    “昨日……昨日……”老獄卒頓了頓:“昨日,聽順……有人沖進了貴府……打死了人……”

    “什麽?”劉輝文一愣,氣得發抖:“這……這定又是那些……那些鼠輩,他們……好惡毒,順的?”

    “這是真的……滿京師都知道了,昨日……發生了許多事,先是西山錢莊張榜,說是要拿出許多土地來,免租給百姓們耕種,這許多的百姓都拍手叫好,都說是善政。”

    “此後,聽說不少讀書人和士紳跑去了西山陳情,等他們回來,便大怒,而後……”

    老獄卒于心不忍,小心翼翼的看了劉輝文一眼:“聽人說,是有人指摘先生與齊國公沆瀣一氣,說著是先生與齊國公的陰謀……致使朝廷廢黜了科舉,奪取了讀書人的功名,使大量的土地,都落入了西山錢莊之手,現如今,齊國公一劍封喉……”

    劉輝文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其實他也知道,這一次失敗的刺殺,大大的利好了方繼藩。

    這一點,他是有所耳聞的。

    可是當這老獄卒說,西山錢莊的土地要免租給百姓們耕種,他便知道……事情可能變得糟糕了。

    從此之後,哪裏還有讀書人和士紳的容身之地啊。

    這狗東西……

    若是如此……那麽這些人憤怒就可以理解了。

    可是爲何……會針對于他?

    他頓時沒了平日的從容淡定,心裏亂成了一團,因爲他隱隱覺得,這老吏說的可能是真的,就算是胡編亂造,也沒人敢編造的如此離譜啊,越離譜,恰恰越有可能。

    他睜大眼睛,抱在手裏的茶盞在顫抖,哐當的響,口裏喃喃道:“就因爲這個……”

    “齊國公不是處處都在維護先生嗎,先是請陛下三司會審,此後……聽說他處處都在爲劉家說話,說劉氏一門,雖是理念不合,卻也稱得上是滿門忠義了。”

    劉輝文瞬間慘然,面無血色,他冷笑著大聲道:“胡說……胡說……”

    他勉強站起來,頓覺得六神無主。

    沉浮官場多年,他自是熟谙人心的。

    早就知道,倘若一旦要傾家蕩産的人是他,他也會陷入焦灼和疑慮之中,倘若再有人從中挑撥幾句,那麽……也難保不會……

    此時,劉輝文連忙問道:“你說老夫府裏死了人,死了何人?”

    “說是死了一個少爺……”

    劉輝文頓覺得,上頭似乎有人想打招呼,這一次,劉家蒙難,遭了變故,他們希望從輕發落先生,最好……能讓先生釋放出去。”

    釋放……

    劉輝文又猛的打了個寒顫。

    釋放了……然後去面對那些綸巾儒杉的衣冠禽獸嗎?

    劉輝文心裏越加慌亂,深知這等言論的傷害力,一旦這謠言四起,這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就算是釋放了他……劉氏一門,哪裏還有立足之地?

    他粗重的呼吸起來,猛地,眼睛猛張,大呼道:“我刺殺齊國公,乃萬死之罪,我請……我請求發配黃金洲,發配黃金洲去……劉氏一門,都要株連,我的親族上上下下,有千余口,都請去黃金洲……”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