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漢祚高門 成漢篇4

漢祚高門 成漢篇4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boardkor.com,移動版m.qibookw.com。爲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當汝南王沈雲所率巴東王師攻入蜀中,並向成都方向奮勇而進的時候,另一路由梁州刺史毛寶所率領的漢中王師也在巴蜀北路發起了凶猛的進攻。

    蜀道說而已。巴東一路伐蜀王師雖然依托于大江溯遊而進,成功的攻入蜀中,但並不意味這條水路就是一路暢通,無論什麽人都可平流入蜀。

    三國時期,司馬氏當權的曹魏伐蜀,當時魏軍已經由北路攻入蜀中且蜀後主劉禅業已投降。吳主孫休難忍寂寞,派遣數萬大軍沿江西進,名爲救援,實則打算趁著曹魏平蜀未定之際而收漁人之利,侵占一部分蜀漢遺澤。

    但東吳這數萬大軍西進未久,便遭遇了蜀將羅憲的阻撓。當時羅憲以巴東太守鎮守時名永安的魚複白帝城,以麾下區區兩千之衆,強阻吳軍于此數月之久,一直堅持到魏國處理完畢蜀事動蕩再反過頭來進攻東吳重鎮西陵,東吳自顧不暇,永安之圍遂解。

    永安之戰在三國對峙過程中算不上什麽大規模的戰役,但給東吳政權帶來的羞恥卻實在不小。

    且不說這種背棄盟友、趁火打劫的行爲道義與否,須知曹魏滅蜀之後局勢可並不平靜,特別滅蜀大將鍾會的作亂雖然近乎一場鬧劇,但也暴露了當時魏國內部的嚴重問題。

    司馬氏雖然父子相繼竊奪曹魏權柄,但是這個過程也並非一帆風順,淮南三叛,甚至滅蜀之威都不足完全鎮壓住魏國內部對司馬氏霸府的抵觸與反撲。所以盡管鍾會謀反時間並不長,但給曹魏內部所造成的觸動還是極大的。

    在這個過程中,司馬昭既要穩定內部,又要整理消化伐蜀所得,因是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救援永安。其人本就枭雄人物,大概內心裏也並不認爲蜀將羅憲有什麽值得救援的價值,還是因爲永安所在的確是大江顯重要塞,再加上羅憲也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這才發兵救援。

    這當中足足有幾個月的時間,東吳西陵防線又是陸遜父子兩代經營的重鎮,而永安不過僅僅只有羅憲所率兩千亡國之余,東吳大軍幾番發起進攻,其中領兵者甚至還包括陸抗這位東吳名將,但卻仍然沒能輕越雷池半步。

    永安此戰的結果,也讓東吳這一次軍事行動成爲一場徹頭徹尾的笑話,只成就了羅憲作爲蜀漢最後一位名將的威名。

    這一場戰事,抛開其他方面的因素,長江水道溯遊仰攻所帶來的地理壓力也不容忽略。大梁今次伐蜀,雖然起點便是舊年東吳久攻不下的白帝城這一三峽門戶,但是上遊的江州城、犍爲城同樣也是大江沿線不遜于白帝城的險關。

    蜀中地理得是成漢國中當之無愧的精軍,是漢主李勢賴以統治巴蜀的堅強後盾。

    盡管有著劍閣仇池國與南來的梁軍正對峙于岷山之間的沓中,形勢不容樂觀。

    沓中此地,正是當年蜀漢大將姜維屯兵所在,李廣不知梁軍是有意將仇池國勢力驅逐至此還是湊巧,但目下這種態勢,即便他少知舊事,麾下自有幹將力陳須以前轍爲戒,將一部分兵力安排在晉壽、梓潼之間作爲後備策應,以防備梁軍攻出陰平之後長驅直入蜀中,使得大軍顧此失彼,重蹈蜀漢覆亡的舊轍。

    金牛道出入關隘便是劍閣,成漢雖然在此駐守萬數兵力,但是由于梁軍進攻凶猛,盡管成漢自有漢中梁軍會否循此攻入,單單那些兵衆往來輸送財貨,只怕漢軍于大巴山南麓防務種種早被梁軍竊知!

    李廣對此雖然震怒不已,但他對昝成也頗有幾分無可奈何。從輩分論,昝成是他祖母昝氏的母家兄弟,從勢力論,昝氏乃六郡流民之中的大軍頭,正是由于昝氏等勢力鼎力相助,其父李壽才能逆殺成主李期,使成漢國祚轉到他們這一支李氏來。

    但昝成如此罔顧國難而謀于私利,當中的危害性也不可無視。所以李廣只能頻頻遣使前往成都國中彈劾昝成,希望皇帝李勢能夠嚴懲昝成。

    除此之外,由于多方分兵,阆中本部兵力漸有匮乏,一旦某一路發生變故,在見識到梁軍戰鬥力之凶悍之後,李廣也沒有信心能夠從容應變,所以希望國中能夠再遣一部分援軍至此。

    隨著時入九月,北面戰事未有絲毫好轉,唯一聊可安慰便是也沒有往更壞處發展。

    漢中梁軍主力仍被強阻于劍閣之外,仇池楊氏與隴右梁軍仍在沓中對峙互攻,至于米倉方面昝成的軍隊由于節令所限,茶葉貿易暫告段落。

    但這並不值得高興,且不說在這幾個多月貿易過程中梁軍究竟探知到多少漢國軍務。昝成這個貪鄙短視的國賊根本不知收斂,大概其人也感受到李廣對他越來越不滿的態度而有心炫耀,米倉所部漢軍用度成了北路諸軍最豐厚者,時令還未入深秋將士早已換上冬衣招搖,因而招惹諸軍嫉恨有加。

    成都方面也終于有了回應,但結果卻與李廣所設想大相徑庭,國主李勢派遣太保李奕之子李戡北上調查昝成罪實,但卻並沒有直接宣布對昝成的懲罰。

    這擺明了是不信任李廣一面之辭的態度,不免令李廣更加羞惱有加。李廣心知榮養于成都的那位皇兄李勢根本就不信任他,特別在他主動請求爲儲君之後,雖然李勢迫于形勢而答應,但對他仍是提防有加。

    尤其當李廣執掌國中半數甲衆坐鎮阆中之後,李勢內心裏只怕擔心李廣大軍殺回成都還要甚于梁軍攻入蜀中。盡管李廣痛陳利害,並將昝成罪實畢奏,但爲了防備李廣一人獨大北疆,仍然不肯拿下公然售賣國運的昝成。

    太保李奕同樣是六郡流民元老軍頭,且因爲旗幟鮮明的反對李廣爲儲君而在近年來深得李勢看重,將之作爲制衡李廣的人選安排在成都北部的涪城。

    涪城地處成都的北部,不與國境諸險相接,正是成漢立國以來,國中用以防備邊疆大將的手段。李勢做出這樣的布置,並將國中三萬甲士配給李奕,目的不言而喻。

    李奕之子李戡也根本不將李廣這個名義上的儲君放在眼中,北上之後甚至根本沒有前來相見,只是派了一名使者稍作通告,本身則直往昝成所部而去。

    如果說這些還能讓李廣在國難臨頭之際忍耐下來,那麽有關援軍事宜的安排則直接擊穿了他的承受極限:國中沒有派遣一兵一卒北進增援,僅僅只是送來了五面大鼓!

    按照成都中使的說法,這五面大鼓可不是什麽俗物,而是丞相範贲于青城山祁他如今還不是成漢國主,就算已經稱尊,這蜀中霸業也非他一人專享,如今人人罔顧國難,又何罪于他一人?昝成這個狗賊,他是一定要殺的,他也要看一看,皇兄李勢究竟敢不敢在梁軍圍攻的危急形勢下對他痛下殺手,自毀長城!

    李廣這裏剛有動作,米倉的昝成已有警覺,其人集衆登高而呼:“國賊李廣,罔顧先主創業艱難,自恃悍勇幽迫君王奉其爲嗣!賊子不獨要挾君王,如今更是奸心惡膽欲殺大臣,國將不國,蒼生何歸?大梁聖主治世,恩澤廣被寒伧,凡我伍士,俱承恩惠,生死兩路,自在足下,此時不搏,更待何時!”

    太保李奕的兒子李戡入營未久,正喜孜孜要尋昝成商議如何瓜分與漢中貿易巨利,卻不料逢此變故,昝成早被漢中養肥而逆心滋生,不待李戡再說什麽,已是人頭高懸,被昝成斬殺祭旗!

    正在李廣與昝成火並之際,原本應該與仇池國鏖戰于沓中的隴右王師庾曼之部,早在楊氏降人的引領之下暗過陰平道,直抵江油,兵發綿竹!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