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三國之巅峰召喚 第1296章:元帝vs秦公(中)

三國之巅峰召喚 第1296章:元帝vs秦公(中)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boardkor.com,移動版m.qibookw.com。爲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296章:元帝vs秦公(中)

    鐵木真甯願自己的四十多萬大軍,都全軍覆沒在和漢軍正面厮殺上,也不希望其中的一半人損失在撤退的路上。

    前者雖是全軍覆沒,但戰死卻會消耗敵人的力量,而後者則是無意義的犧牲,自己死的還賊憋屈。

    “其實就以目前的局勢而言,還沒到必須撤軍不可的地步。”

    鐵木真此言一出,元蒙衆將都愣住了,有人迫不及待的問道:“陛下的意思是?”

    “鎮北關雖然丟了,但漢軍在陰山的兵力也不多,而慕容垂手中卻有近二十萬大軍,慕容恪也即將從漠北返回。”

    鐵木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自信的笑道:“漢軍兩面夾擊才能這麽快攻下了鎮北關,而只要拖到慕容恪返回鎮北關的話,在我三十萬軍大軍的南北夾擊之下,鎮北關必定能重新被我軍奪回,到時無論是撤回草原還是繼續爭奪河套,總之主動權再次回到額我軍的手中。”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不由眼前一亮,是啊,鎮北關丟了,在奪回來就是了。

    漢軍對陰山郡只有六萬余主力軍,以及數萬民兵,而且還要分守陰山和鎮北兩城,難道還能擋住三十萬大軍的反撲不成?

    另外,元蒙在甯夏郡也同樣有二十多萬大軍,離慕容恪返回來不過還有半個月的時間,難道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漢軍還能將他們全都幹掉不成?

    一念至此,元蒙衆將再也不爲鎮北關淪陷而過分擔憂,他們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根本不需要走撤軍這最後一步路。

    元蒙不在爲此擔憂,可在他們都離去之後,鐵木真卻露出了凝重之色,剛剛他故意擺出一臉自信的樣子,不過是他裝出來讓其他人安心罷了。

    鐵木真料定秦昊必定還有後招,否則漢軍冒這麽大的險打下鎮北關卻又注定守不住,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元蒙想熬過這半個月恐怕也沒那麽容易。

    鐵木真緩步走到大廳門口,遙望甯夏城的反向,冷笑著自語道:“秦昊,現在的我早就不是從前的我了,無論你有什麽陰謀詭計,都別想在半個月內戰勝我。”

    鐵木真曾經雖慘敗給了秦昊,但那時的他聽命于于夫羅,而如今鐵木真卻是元蒙的皇帝。

    這些年鐵木真在草原是上東征西討,百戰百勝,從未碰到過對手,如今的他早已脫胎換骨。

    鐵木真知道秦昊不可能原地踏步,畢竟當時的秦昊只有十四歲,但那又怎樣,無論秦昊達到了怎樣的程度,鐵木真依然相信自己絕對不比秦昊差,最起碼堅持半個月拖到慕容恪返回鎮北關絕對沒問題。

    ————————

    甯夏城,城主府內。

    秦昊跪坐在案牍前,耐心的批改這公文,而楊玉環則在一邊爲他研墨。

    楊玉環在元蒙大營只待了不到半什麽,可佘賽花卻怕人亂嚼舌根,非拉著秦良玉一起,來給楊玉環鑒定是否還是處子之身。

    鑒定的結果自然不用多說了,可佘賽花的這波操作,卻徹底激發了母女兩之間的矛盾。

    再加上之前佘賽花大義滅親,毫不猶豫對著假楊玉環放箭,這件事被楊玉環知道後,雖然被射的不是她,也知道母女是爲了大義,但依然爲此傷透了心。

    楊玉環又和母親大吵了一架,卻不願意就此離開前線,于是就只好前來投奔自己的未婚夫了。

    老實說,秦昊其實挺有反感楊玉環的,這丫頭真的有些太任性了,要不是自己的光環足夠強,她絕對被送到鐵木真的床上了。

    如今還是少女的楊玉環,遠沒有原史中的楊貴妃溫柔大方,這或許是她的閱曆還不夠的緣故吧,而這次她也爲自己的任性吃足了苦頭,相信今後她的性格肯定也會收斂許多。

    當然,楊玉環的性格雖不討喜,但顔值和身材絕對是禍國殃民級別的,完全對得起她四大美女的名頭。

    見楊玉環低頭在認真研墨,秦昊忍不住瞥了她一眼,心道:不愧是未來的楊貴妃,真是太邪惡了呀。

    這種的邪惡絕對不能禍害世人,所以秦昊決定還是讓她來禍害自己吧,他要用自己這一身正氣來淨化這個邪惡的女人……

    咳咳,扯遠了。

    兩個時辰過後,秦昊處理完了所有的公文,隨即露出了愉悅的伸了個攔腰,而楊玉環則貼心的端了杯溫茶過來。

    一開始,秦昊心中是有些反感楊玉環的,但念在已故楊業的份上,也不至于對她惡言相向,但也並沒又多熱情,一副不鹹不淡對待普通人的態度。

    楊玉環也感受到了秦昊的冷淡,她知道是自己的任性引起了秦昊的不滿,所以這些呢,卻被秦昊一句話就給全都頂了回去。

    秦昊見此心中更加開心,大笑著向門外走去,可經安徽沒走出房門,只見姜囧急沖沖的迎了過來。

    “主公,有重要軍情。”

    秦昊連忙接過書信一看後頓時露出凝重之色,隨即扭頭一臉嚴肅的對楊玉環說道:“楊小姐,本公知道你想要問四郎的事,之前不能告訴你是爲了保護他,而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當從秦昊口中得知真相後,楊玉環流下了自豪和愧疚的淚水,她爲自己兄長的忍辱負重而自豪,也爲自己對兄長的不信任,和在被俘後給本就處境艱難地兄長添亂而愧疚。

    秦昊並沒有去安慰楊玉環,這對楊玉環來說是一次心靈的成長,而他也有必須要自己去做的事。

    “鐵木真,上次你命大,讓你給跑掉了,這次我看你還怎麽跑。”

    秦昊眼中滿是殺意,這次他必須要和鐵木真徹底做個了斷,否則未來必定大小麻煩不斷。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