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火爆天王 第761章、茶仙遇難!

火爆天王 第761章、茶仙遇難!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boardkor.com,移動版m.qibookw.com。爲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個,沒得商量。”唐重額頭滴汗。

    讓你捅三刀,還有我的小命在嗎?

    你要是捅大腿捅屁股還好,你要是朝著心肝脾肺腎上面招呼,那我不是虧大發了?

    “小氣鬼。”董菩提幽怨地瞥了唐重一眼,說道。

    “——”這種事情只能小氣啊。我要是不小氣,恐怕就成了你嘴裏的‘死鬼’。那可是真正的鬼。

    “如果你答應我,讓我捅你三刀,其實我可以假裝以前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我可以陪著你一起拒絕,一起來承擔所有的壓力。”董菩提出聲說道。“兩個人扛總要比一個人扛要輕松的多。”

    “爲什麽是三刀?”唐重問道。他當初只捅她兩刀好不好?

    “你以爲不要利息啊?”董菩提沒好氣的說道。“你欠人錢還需要付利息呢,更何況是欠別人刀——再說,我力氣小,三刀說不定還不如你的那兩刀淩厲。”

    “——你過獎了。”唐重滿頭黑線。

    董菩提突然間又莫名其妙的開心起來,說道:“我剛才去看了張尚欣的演唱會。”

    “她唱得不錯吧?”

    “你們跳得不錯。”

    “謝謝。”

    “吻得也很不錯——”

    “有嗎?”

    “我覺得你和張尚欣挺般配的。”

    “是吧?”

    “唐重,告訴你一件讓你開心的事情。”

    “什麽?”

    “我發現我在印度最想念的人就是你。”董菩提說道。“我不想爺爺,不想爸媽,更不想董小寶——只要是有關華夏的記憶,就一定會想起你。”

    “想我做什麽?”

    “想著殺死你。”

    “——做人不要這麽坦白。”唐重一臉苦笑,說道:“大姑娘家的,打打殺殺的事情放在嘴邊多不淑女。我們談點兒別的吧?音樂?電影?時裝?跑車?化妝品?或者天文地理科技生物人類起源宇宙變遷也行。”

    “怎麽?害怕了?”董菩提咯咯嬌笑。

    “是有點兒。”唐重摸著鼻子說道。“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妞坐在對面,笑嘻嘻地說道,唐重,我一直在想你,想著怎麽殺死你——《電鋸驚魂》也沒有這個恐怖好不好?這更像是《死神來了》,剛才還開開心心的,突然間腦袋就不見了。”

    “你對電影倒是挺有研究。”董菩提說道。

    “當然了。我現在是業內人士。”

    “你准備做明星做一輩子?”

    “我只准備做一陣子。”

    “唐心什麽時候回來?”

    “還不能確定。”

    “她有一個好哥哥。”

    唐重原本想說‘你也有’,但是話到嘴邊終究還是咽下去了。不想給董小寶添彩,更不想給董菩提添堵。

    董菩提站了起來,說道:“我就是來看看你。”

    “順便埋單?”

    “哪有讓女士埋單的?”董菩提笑著說道。“我給你一次做紳士的機會。”

    董菩提離開,唐重獨自坐在包廂裏面發呆。

    董菩提來和她見面,也有感謝的成份在裏面。

    她知道唐重拒絕這樁婚姻是爲了什麽,但是,這並不代表著兩人仇怨盡消。

    她提出要捅唐重三刀,已經是一個很明確的提示了。唐重又怎麽可能聽不出話中的含義?

    剪不斷,理還亂。

    唐重搖頭歎息。

    不過,和董菩提的交往真的很愉快。以前是,現在也是。

    他想起一首名叫《董小姐》的歌:董小姐,我也是個複雜的生物。嘴上一句帶過,心裏卻一直重複。董小姐,香灘的夜晚,時間匆匆。那些陌生的人,陪著我們在黑夜裏跳舞——

    招來服務員埋單,唐重正准備離開會所的時候,卻發現對面的包廂裏面有一個熟人。

    李香君,蘇山的師父,她怎麽在這裏?

    很快的,唐重就自嘲的笑了起來。

    李香君是茶仙,雖然大部份時間都隱居在鶴鳴山莊,但是偶爾也會出來爲人表演茶道。

    要麽,別人開出來難以拒絕的條件。要麽,對方是不可拒絕的人物。

    活在這俗世,神啊仙啊也要受到這些俗事的騷擾。茶仙也不能例外。

    李香君出現在這京華會所,自然是接到客人的邀請來表演茶藝。

    唐重有心想要進去打聲招呼,但是看到包廂裏其它的幾人他都不認識,冒然闖入反而會讓人心生厭惡。

    于是,他便准備悄聲離開。反正以後還有很多打交道的機會。

    唐重走到樓梯口,有兩個氣質不凡的年輕人正從電梯裏面向外走出來。

    “真的請來了茶仙李香君?”那個走在前面的高大男人出聲說道。

    “真的請來了李香君。”矮個子男人笑呵呵地說道。“這茶仙架子真大。秦少用老頭子的名義才把她請了出來。原本他是想用她來拍姜可卿的馬屁拿下她手頭上的一筆生意,沒想到姜可卿那娘們根本就不給秦少面子——于是,秦少就想著請咱們這些兄弟過來嘗一嘗茶仙泡的茶。”

    “秦堪可真是給弟兄們面子。”爲首的年輕人冷笑。

    “我知道林少心裏不舒服,我心裏也不舒服啊。秦少這也太不會辦事了吧?要是早些時候把咱們兄弟請來陪茶仙坐坐,就算姜可卿不來,大家夥兒應該怎麽著就怎麽著,面子上也不會太難看。對不對?現在把咱們找來救場算是怎麽回事兒?”

    頓了頓,矮個子男人又說道:“不過,能見一見茶仙也是好的。這婆娘現在架子越來越大,一般人都請不出來。上次我和李園去鶴鳴山拜訪,她直接就不出來,找了個女徒弟泡茶,想起來就讓人生氣。”

    “茶仙?”林嶽陽冷笑不已。“咱們捧著她,她才是茶仙。咱們想踩她,誰會站出來說句重話?她要一直是神仙,誰也別想嘗嘗鮮。她要是成了婊子,每個人都有機會。”

    張義嘿嘿地笑,說道:“怎麽?林少對她有意思?你還別說,這娘們還真是有股子——怎麽說呢,有股子仙味。也不知道多大年紀,那皮膚嫩得都能捏出水。而且那清高的小模樣看著就讓人蠢蠢欲動。林少要是有興趣,我在旁邊給你呐喊助威。”

    “到時再說吧。”林嶽陽說道。“恐怕有興趣的也不只是我一個人。”

    兩人已經走遠,但是因爲經過特殊訓練的唐重耳力驚人,所以還能夠聽到他們說話的聲音。

    無論是李香君還是姜可卿,都是和他關系密切的人。

    姜可卿就不用說了,是他媽媽的妹妹,是寵他愛他的小姨。他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李香君是蘇山的師父,而且也是唐重的恩人。上次蘇杭事件,唐得和蘇山躲避在鶴鳴山中。李香君不僅僅給他們庇護,還親自爲唐重泡了一壺香茶。這份恩情,唐重一直銘記于心。還想著什麽時候報答呢,沒想到現在機會就出現了。

    這些人竟然在打她們倆人的主意,唐重的臉色陰沉的能夠滴出水來。還不用捏。

    铛——

    電梯門開了,唐重卻沒有走進去。對著電梯裏面的人歉意的笑笑,然後轉身向貴賓包廂那邊走過去。

    剛剛走到包廂門口,就聽到一個男人壓抑的吼聲。

    “你什麽意思?我這些兄弟就不配喝你一壺茶?我花幾十萬把你請過來,你說不泡就不泡了?”

    可能是還有其它的客人要過來,這個包廂的包廂門一直打開著。唐重站在門口,能夠清晰的看到一個國字臉男人滿臉憤怒地瞪著坐在茶幾前面的李香君。

    李香君一身白衫,長發用一只素雅木髻高高挽起,標准的泡茶裝扮。她俏臉微寒,聲音平靜的說道:“不是不泡,是不能泡。”

    “爲什麽不能泡?你想泡就泡,不想泡就不泡,你把我當猴子耍?”國字臉男人顯然不相信李香君的解釋。

    李香君輕輕歎息,說道:“一壺好茶,首重心境,二要水源,三要茶質。心境亂了,水用光了,這茶湯不喝也罷。”

    國字臉就是這場茶宴的東道主秦堪,他是燕京小有名氣的紅色公子哥。這次借用父親的請柬把李香君從鶴鳴山邀請過來,一是爲了討好姜可卿想要拿下她手裏的一筆業務。另外,也有著追求姜可卿的意思。

    他比姜可卿還要小兩歲,但是,姜可卿這個燕京魔妃實在是太誘人了,這麽多年來無數豪傑爭先恐後的獻殷勤,結果一一被她斬落馬下。

    可是,越是紮手的玫瑰,不也越是招人惦記嗎?

    沒想到的是,原本答應要過來的姜可卿突然間打來電話,說自己今天晚上有一個重要會議,沒辦法過來喝茶。秦堪心裏氣憤之極,卻又無可奈何。

    魔妃的脾氣他是知道的,她想怎麽著就怎麽著,他可沒資格去說三道四。

    秦堪不想浪費這場精心准備的茶宴,就打電話邀請自己在圈子裏的朋友過來喝茶。沒想到他的朋友來了,李香君卻擺起了架子,說今天晚上不再泡茶。

    接二連三的被女人拒絕打擊,秦堪心裏的火氣壓也壓不住了,于是一股腦兒的朝著李香君發泄。(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