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火爆天王 第279、女人的心事!

火爆天王 第279、女人的心事!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boardkor.com,移動版m.qibookw.com。爲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黃浦分局。警察局門口。

    唐重和姬威廉、賈英雄三人在等待著。姬威廉和賈英雄兩人蹲在台階上抽煙聊天,一幅相談甚歡的模樣。看的出來,姬威廉對消失江湖十年但是江湖仍然有他的傳說的賈英雄非常的推崇。大部份時間都是賈英雄在講,姬威廉時不時的出聲附和幾句。

    唐重獨自站在門口,時不時向警察局大樓裏邊看上一眼。

    一陣喧嘩的腳步聲音傳來,就見到一群身穿錦繡館工作裝的年輕男女快步走了出來。

    他們看到站在門口的唐重和姬威廉,明顯的一愣。

    因爲他們經常在錦繡館看到這兩個人的身影,卻不知道他們和錦繡館有什麽關系。唐重的大老板身份只有極少數人知道,而姬威廉根本就和他們沒有任何關系。

    “讓你們受委屈了。”唐重笑著對他們說道。

    “——”他們還在發傻。

    “辛苦了。你們先回去休息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後照常上班。休息期間也有薪水。這個月的薪水按照雙倍發放。”唐重笑著說道。

    他沒有在企業裏擔任過什麽管理職位,但是他以前幫助大胡子管理恨山監獄,知道打一巴掌給一顆棗子的道理。威和恩並施,盡量不要讓那些真正爲你辦事的人受到任何委屈——這都是很簡單的道理。只不過到底有沒有人願意執行,能否承擔執行後的損失,這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啊——哦——”他們先是一愣,然後一起驚呼起來。

    直到這個時候,他們大概明白唐重和他們的關系了。

    跑到警察局門口等著迎接他們回家,說他們受委屈了,又是放他們的假,又是讓他們回去休息薪水照發,這不是老板是什麽?

    只是——這個老板怎麽這麽不像老板啊?

    以前的老板曾天翔雖然胖乎乎的像是一只肉丸子,可是他發起火來還是非常有威勢的,沒有任何人敢輕視他。這個年輕人——他不會還是學生吧?

    正在這時,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蘇山和林微笑也從警察局大樓裏走了出來。

    一個身材威武的中年人陪在兩人的身邊,爽朗的說笑著,另外還有幾個人跟在身後,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只是在中年男人說完話後,他們跟著附和幾句或者大笑幾聲。

    “這次真是讓蘇小姐和林小姐受委屈了——我這個局長心裏有愧啊。”高樂天一臉愧疚的說道。“事發突然,我又不在局裏。他們給我打電話彙報時,我的意見是一定要嚴查。不放過一個壞人,也絕對不冤枉一個好人。沒想到後面會出現這麽多的事情——不過,事情總算是查清楚了。蘇小姐和林小姐是被冤枉的,錦繡館也是被冤枉的。我們也是受到了那些販毒份子的蒙蔽——”

    “事情都過去了。”蘇山面無表情的說道。“麻煩高局代我向張鐵心隊長問好。”

    高樂天的臉色就有些不自然。

    張鐵心是他的嫡系,這次的事件黃浦分局嚴審錦繡館的工作人員,並且有把案子辦成錦繡館販毒藏毒的趨向——現在蘇山這麽說,是當著衆人的面抽他的臉啊。

    不用往後看高樂天也知道,局裏和他不對付的兩位副局長此時心裏一定是樂的不行。

    高樂天又用他獨具特色的大笑聲音來掩飾自己的尴尬,說道:“恐怕這個忙我是幫不上蘇小姐了。在這次的案子當中,也暴露了我們黃浦分局的一些問題——張鐵心隊長因爲知情不報,並且收受毒販的賄賂充當他們的保護傘,現在已經被紀檢人員帶去審查了。”

    “是嗎?”蘇山表情仍然不動聲色,可是說出來的話簡直讓人無地自容:“難怪他那麽著急想栽贓錦繡館。原來是爲了轉移目標。”

    “——”

    高樂天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的問題了。

    他知道,這個女人一定知道了自己和張鐵心的關系,所以才這麽凶狠的一巴掌又一巴掌的當著下屬的面抽自己的臉。

    既然雙方有不可調和的矛盾,那麽,自己再放下身段說話也沒有什麽意義了——

    錦繡館門口的黃色警戒線已經被撤銷,門口巡邏的警車也消失不見。

    唐重推開錦繡館的大門,嗅聞到裏面酒香和空氣相沖和而變成的古怪味道,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當真是冰火兩重天啊。

    這次的事件確實太危險了。對手也太凶殘太狡猾。

    他們不僅僅是爲了讓錦繡館倒閉,對他們來說,錦繡館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們想讓自己死。

    如果不是自己發現了破綻,發現谷明明這個人物太可疑,如果沒有那個納米蚊子追蹤器搜集到的情報,如果谷明明不是那麽心急而是緩上十天半月再接貨,自己能夠度過這一難關嗎?

    人證。物證。所有的證據都對自己不利。

    最要命的是,事情是發生在錦繡館。而錦繡館是自己的産業。就算自己什麽都沒做,那也是有連帶責任的。

    所有的可能性都被他們想到。自己所能運用的力量也全都被他們算計。

    那個時候,唐重當真有種人困籠中無處逃脫的憋屈感。

    他明明知道這是別人布的局,明明知道這些事情都和自己沒有關系。可是,這所有的矛頭卻全部都指向自己。

    通過這件事情,也讓唐重再次意識到自己力量和人脈的不足。

    錦繡館是自己中途接手,然後就交給了蘇山和林微笑進行打理。

    蘇山在忙活新公司的事情,林微笑這些日子忙著熟悉工作業務盡快的融入錦繡館的內部環境裏面。可以說,除了一個林微笑,整個錦繡館就沒有另外一個值得唐重信任的人。

    另外,事情發生之後,唐重竟然沒辦法打入黃浦分局的內部,從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當然,之前可以誤以爲說是黃浦分局被經營成了鐵板一塊。可是,今天唐重很明顯的看到,另外兩位副局長和那位高姓局長的關系並不和睦。

    雖然經過這次的事件,自己和江濤的關系突飛猛進。他也有意無意的在對自己進行拉攏和補償。

    但是,現官不如現管。錦繡館座落在黃浦區的地盤上,唐重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和那兩位副局長建立一下親密的關系。甚至他不惜走動江濤的關系,推動他們其中一位成爲新一任的分局局長。

    要知道,高樂天在這次事件中負有領導責任。而江濤通過打擊毒販一事立威成功。他如果想拿一個分局局長開刀,想必也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掃他的風頭。

    關鍵就是自己這張臉在他面前值多少錢的問題。

    因爲錦繡館被查封,一部份工作人員被逮進了局裏,剛才被唐重放了假。另外一批人也不知道具體的解封時間,這個時候也不會主動過來上班。

    所以,唐重他們進來後,連個人燒水煮茶都沒有。地上也落了一層薄薄的灰,就像是給這次事件蒙上了一層陰影。

    大家聚集在蘇山的辦公室,由蘇山親自動手煮茶。

    林微笑要幫忙,被唐重給擋下來了。

    他可是清楚,現在想喝一次蘇山大小姐泡的茶有多麽的困難。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當蘇山淨手淨臉,一整套茶藝動作從她身上展現出來時,在座的幾位全都傻眼了。

    林微笑偷瞄一臉入神的看著蘇山的唐重一眼,心裏有種備受打擊的感覺。

    心想,難怪唐重剛才不讓她去幫忙。自己那跟著錦繡館老師父泡茶的手藝和面前這位一比較,簡直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啊。

    他是怕自己在人前丟臉吧?

    姬威廉聽說過蘇山師從茶藝大師學茶的事情,但是,他對這種事情也不是很關心。不就是泡茶嗎?難道還能泡上一朵花來?

    現在看到真人表演後,他才知道了自己的無知——原來茶藝一道如此博大精深,真是比花開花落還要讓人贊歎。

    賈英雄一直不說話,和唐重一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蘇山。

    直到三十八道工序的最後一道工序結束,他的面前不知道什麽時候多了一杯湯色澄黃、幽香撲鼻的茶水,他才端起來細細抿了一口。

    然後,他就閉著眼睛細細感受。

    良久,才睜開眼睛說了一句話:“還是出來好啊。”

    “——”唐重真想把他從三樓丟下去。在恨山監獄的時候,他們父子倆就請他喝了不少茶。感情在他眼裏,那都不是茶啊?

    其它人也紛紛飲茶,就像是在搶什麽仙丹靈水喝似的。

    茶水喝的半飽後,衆人這才有心情說話聊天。

    蘇山看著唐重,說道:“錦繡館需要動手術。”

    “你來操刀?”唐重說道。他對蘇山的能力是十萬分信任的,只是進行人員的處理和招聘這樣的事情,對她來說只是小事一樁。

    “林助理更加適合。”蘇山說道。“她比我了解錦繡館。”

    蘇山的意思很明顯。她的重心業務不在錦繡館。不僅僅是現在,還包括未來。

    一個錦繡館還滿足不了蘇大小姐對事業的追求和對力量和權限的欲望。

    “你有信心嗎?”唐重看向林微笑,笑著問道。林微笑是今年新鮮出爐的大學生,連一年的工作經驗都沒有。她能不能處理好這件事情?

    不過,唐重轉念又想。林微笑是大四學生,蘇山不是和她一樣嗎?憑什麽自己覺得蘇山可以,林微笑就不行呢?

    顯然,林微笑也意識到了唐重的態度差別。

    她不能比別人差。

    不能比任何人差。

    不知道是想爭些什麽還是想要表現些什麽,她認真的看著唐重,一字一頓的說道:“我可以。”(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