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小說網 火爆天王 第122章、介紹了我們也記不住!

火爆天王 第122章、介紹了我們也記不住!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
百度搜索【奇書小說網】www.boardkor.com,移動版m.qibookw.com。爲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雷霆彙。

    這家娛樂會所位于明珠金融區的第一百貨樓下,屬于寸土寸金的地段。

    唐重沒有來過,但是時常在同學嘴裏聽說它的大名。

    “有錢了咱們也去雷霆找兩個妞,一個跪在地上給咱捶腿,一個端著碗喂咱吃牛肉拉面——要大塊的牛肉多放辣椒和芝麻——”

    這只是同學間互相開的玩笑,也足見雷霆在普通大衆心目中的地位和份量。

    307的四名勇士從出租車裏出來,看著在夜色和煙雨中依然耀人眼球的雷霆彙華麗招牌和那金光閃閃仿佛用金磚鋪就的大廳地板,還有大廳門口站著的兩排身穿紅色旗袍露出修長性感大腿的女迎賓,四人都有瞬間的恍神。

    花明嘿嘿的笑著,說道:“怎麽?害怕了?真是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土鼈。”

    “誰害怕了?”梁濤冷笑。“在我們那兒,比這種場子高級的多了。這算什麽?”

    “哦。我差點兒忘記了,咱們梁大少是這種場子的常客。既然這樣,你在前面帶路吧。”

    “帶路就帶路。誰怕誰啊?”梁濤受不了這激將法,脊梁一挺,大步向前。

    唐重早已經習慣這兩個家夥鬥嘴,笑了笑,跟在他們的身後向裏面走去。

    雖然梁濤說他見多了這樣的場面,但是當他剛剛跨進門廳,那兩排長腿美女一起彎腰鞠躬將那白嘩嘩的胸口袒露在他的眼前齊聲嬌喊‘歡迎光臨’的時候,他的身體還是瞬間的繃緊,走路都分不清左右腳了。

    倒是花明比較鎮定一些,對著迎上來的一位制服美女說道:“帶我們去三零一包廂。”

    “好的。先生,這邊請。”制服美女一邊答應著,一邊摸出名片給唐重他們分發。

    能夠進這邊消費的人非富即貴。只要多拉攏一筆生意,她以後也就多了一份提成。

    她們這些人勢利,但也識時務。

    通過一道專用電梯上了三樓,制服美女在前面帶路,然後指著一扇門說道:“這間就是三零一了。你們的朋友已經來了。”

    “謝謝。”花明笑呵呵的說道。

    “不用客氣。有什麽需要隨時打我電話。”女人說道。站在一側幫忙推開包廂門,邀請花明他們進去。

    秋意寒和她寢室的三個女孩子已經到了,還有其它兩三個唐重不認識的男女學生。

    做爲壽星公的秋意寒今天光彩奪目,裏面是一件白色的流蘇及膝長裙,因爲天氣寒冷的緣故,又在外面罩了一條橙黃色的針織毛衣。毛衣細針細線,看起來舒適熨貼。

    裏面是素色,外面是豔色,給人一種很有層次的感覺。而秋意寒本身的氣質又比較天真清純,穿著這樣的橙色,清爽幹淨,就像是一只漂亮可愛的小檸檬。

    長發披肩,柔順似水。身上沒有任何配飾,但仍然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小公主。

    看到唐重進來,秋意寒快步迎了上來,滿臉喜悅的說道:“我還准備給你打電話呢,以爲你會忘記今天是什麽日子——”

    “怎麽會忘記呢?”唐重笑著說道。把手裏一只包裝精美的禮品盒遞過去,說道:“生日快樂。”

    “謝謝。”秋意寒接過唐重的禮物,撅嘴說道:“真是討厭啊,去年過生日的時候下冰雨,今年過生日的時候又下冰雨。又冷心情又糟糕,真是煩死了。嚴重影響本小姐過生日的心情。”

    “誰讓你叫秋意寒呢?”唐重笑。“你媽生你的時候一定也是下雨天。”

    “嘻嘻,還真被你蒙對了。”秋意寒說道。“你不知道,爲了爭取這個生日派對我和邪惡勢力鬥爭了多久。他們非要在酒店辦,請一些我都不認識的叔叔伯伯大媽阿姨過來——那樣的話,除了收到很多很多禮物之外,就記得不停的跟在爸爸媽媽身後張伯伯李阿姨的叫。煩死了。我對他們說,今年我要自己請朋友過生日。也不要去酒店裏。酒店的東西難吃死了。還無趣。”

    看著女孩子稚嫩無忌的話語,以及沒有任何雜質的笑容,唐重也笑了起來,問道:“你外婆怎麽會同意呢?”

    “她當然不同意了。還哭著說我嫌棄她了,連生日都不願意和她一起過——哎呀,我怎麽會這麽想呢?我就是想過一個不一樣的生日嘛。”

    “後來,我答應明年的二十歲生日一定和她一起過。而且,還有威廉哥哥幫我說話——外婆這才同意。”

    威廉哥哥?

    唐重笑。看來應該是秋家的世交,不然的話,怎麽可能在秋意寒的長輩面前說話那麽有份量?

    以秋意寒的身世背景,恐怕自己連他們家的家門都進不了吧?

    “你沒見過威廉哥哥吧?他是一個很好的人。一會兒他也會過來的。”秋意寒還在咄咄不休的說道。

    唐重笑著點頭,說道:“那要認識一下。”

    “喂,我說壽星公,我們也是人好不好,我們也爲你准備了禮物好不好——你怎麽可以完全無視我們的存在?”抱著只大娃娃的花明調侃著說道。他們跟著唐重一起進來的,站在他身邊大半天了,結果這壽星公只和唐重一個人說話,完全無視他們的存在——這真是太讓他們沒有存在感了。

    剛出生的時候,他們也是一條帥哥啊。

    秋意寒這才把視線轉移到他們身上,笑嘻嘻的說道:“早就看到你們啦。你們都不說話,我也不知道說什麽呀——”

    “——”花明相當的無語。你是壽星公,當然要說歡迎光臨之類的話。怎麽能說自己不知道說什麽?

    梁濤指了指唐重,說道:“那你怎麽和我們老二那麽多話?”

    “因爲我們比較熟啊。”秋意寒理所當然的說道。“我和你又不熟。”

    “——”梁濤也吐血了。

    “生日快樂。”李玉把手裏的一個小盒子遞過去。

    “謝謝李玉。”秋意寒開心的接過去。

    “給。”花明把懷裏抱著的娃娃遞過去,說道:“祝你長得和她一樣肥胖。”

    “哼。我才不怕胖呢。”秋意寒接過禮物,說道。

    梁濤也把自己的禮品盒遞過去,那是一瓶DIOR香水。據說梁濤坐飛機到明珠的時候,在機場免稅店買了好幾瓶香水。原本准備用它們來送給自己心儀的女人——現在只能把它們送給自己心儀的二嫂。

    數千古悲劇人物,還看梁濤!

    駱歡成佩她們也跑了過來,說要看看唐重和梁濤他們送了什麽禮物給秋意寒。

    秋意寒拒絕開封,說要回寢室慢慢拆,一份份的享受這種驚喜的感覺。

    “我們先去唱歌吧。”何娜看著梁濤說道。“梁濤,你唱歌一定很不錯吧?”

    “我唱歌不行。”梁濤趕緊擺手。“花明厲害。他唱歌能把我們唱哭了。”

    “真的?這麽厲害?”何娜不信。

    “那當然了。”花明得意洋洋的說道。“其它地方我不敢說,在我們307寢室,在我們心理學系,我要是說我唱歌第二名,就沒有人敢說他第一——來,我爲大家唱一首《我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

    一群人把他圍在中間暴打,今天是人家過生日,你唱什麽‘一匹狼’。

    “換一首換一首。”花明捂著腦袋叫喊。“我唱《祝你生日快樂。”

    衆人哄然大笑,然後拉著花明去唱歌。

    音樂還沒有響起來,包廂門再次被人推開。一群衣著不凡氣質卓越即便笑起來也帶著一股子傲氣的年輕人走了進來。爲首一個長發男人掃了一眼包廂,問道:“秋意寒小姐在嗎?”

    “我在。”秋意寒從人群中間站起來,看了一眼那個問話的男人,笑著說道:“明虎哥,你也來了?”

    “威廉打電話通知,我哪敢不來?”那個穿著得體西裝的男人一臉笑意的走進來,把手裏一份包裝精美的禮物遞過來,說道:“還是好幾年前見過意寒吧?那個時候你還是威廉的小跟班。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啊。意寒生日快樂,越來越漂亮。”

    一個身材高挑穿著一襲黑色小禮服露出大片雪白嫩胸的女人把一個小盒子遞過來,說道:“幾瓶LAMER的化妝品。我還以爲每個女人都需要這個呢。沒想到意寒妹妹的皮膚這麽好,根本就用不上——也難怪威廉那麽盡心盡力的幫你操辦PARTY。原來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子音姐姐,你別笑話我了。”秋意寒不好意思的說道。

    其它幾個年輕男女也紛紛上前贈送禮物,說著祝福的話。秋意寒一一道謝。顯然,他們都是熟人。

    這些人明顯屬于另外一個圈子,一個和唐重花明梁濤李玉還有何娜駱歡他們格格不入的圈子。

    至少,從外面上來看就是這樣。

    秋意寒指著唐重他們,說道:“明虎哥哥,子音姐姐,這些都是我的同學,我來爲你們介紹——”

    “不用了。”謝明虎打斷秋意寒的話,笑著說道:“意寒,不用了。介紹了我們也記不住。”
(快捷鍵←)[上一章]  [加入書簽]  [返回目錄]  [錯誤舉報]  [下一章](快捷鍵→)